【 学子风采 】

>>>更多

【 文言文阅读 】

YZSHUYUAN.COM

    被淡忘的孟子(刘武)

    2013-8-5 16:51:00  来源:仰正书院  人气:3942
 人们以各种方式希望自己在时间的长河里留下点滴痕迹,如刻石,如著述,如破坏,但似乎只有思想或学说的魅力最为持久。即使其被冷淡、被雪藏、被封存,但其生命力不会因简单的外力而消失。历史中的许多东西都是如此。

被淡忘的孟子(刘武

“衣上征尘杂酒痕,远游何处不销魂”,这是我曾醉心的一种游历方式。不过,如今远游的机会虽然不少,但多数是为了完成某项任务或公事,那种放浪形骸的洒脱却难以感受。 

在4月初北京被风沙弥漫的那天晚上,我眯缝着眼睛,屏住呼吸独自上路,坐上夜行列车。“哐当哐当”封闭的车厢使人终于可以躲避沙尘的侵扰。我想象列车从沙砾的包裹中疾驰而出,把我带入无风无尘的夜梦中,如同进入时间隧道。 

我去的地方是“邹县”,在鲁南。凌晨6点不到,列车把我抛在一个小站。这时,天已微微发亮,接站的人把我送到“择邻山庄”。我笑道:“择邻而居,好名字。” 

那是一家倚山而建的宾馆,房间果真“开门见山”。邹县有4座小山,这是其中一座,名叫岗山,只可惜嶙峋怪石之上只有稀疏的一些矮树,刚刚绽出绿芽。 

几年前,邹县改名邹城市,但列车时刻表和车票上的站名却依然如故。我在睡梦中经过孔子的故乡曲阜,那是个游人如织的地方。相比之下,毗邻曲阜的邹县却少有人知,改名之后可能知道的人更少。曲阜有孔庙、孔林,邹县则有孟庙、孟府,也有孟林,因为这里是孟子的故乡。 

当年邹县与曲阜合称“邹鲁”,并被誉为“孔孟桑梓之邦,文化发祥之地”。而今“新儒学”风行海内外,孔子盛名依旧,但孟子却好像被人淡忘,少有提及。 

最后看孟子,大概还是10多年前上大学时。孟子见梁惠王中“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”的格言仍清晰可忆。想来这是从前妇幼皆知、童叟能诵的俗语,但如今记得的人大约不多,或许早被当成“传统道德”扔到鞋底子后面去了。 

孟母三迁,也是人们从前津津乐道的故事,几岁的小孩便会熟知。现在人们倒是颇喜欢迁居,也讲究住所的小区环境,只是邻居是谁好像都懒得打听,当然不管他是屠夫还是吹鼓手。邹县城内原有三迁祠等,不过大都只剩遗迹。倒是孟庙中仍矗立着“母教一人”碑等,其中“孟母断机处”、“孟母三迁祠”碑还是大清康熙皇帝的手迹,不难让人回想2000年后孟子曾经享受的荣耀,连他妈妈都让皇帝欣然题词。 

  

1234下一页
书院首页  |  书院概览  |  品牌课程  |  师资力量  |  学子风采  |  语文学堂  |  原创作文  |  仰正书评  |  人文教育  |  家长学校

版权所有:仰正书院 ®(厦门耕古文化传播有限公司) Copyright © Yzshuyu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电话:0592-2068818   总部地址:厦门市思明区厦禾路862号金山大厦8层B单元    闽ICP备1201335号